不陌

我们某种意义上都是沉默的大多数
“沉默呵,沉默呵,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消亡”
王小波的这本杂文集值得让我们反思。

灌输教条是十分无理的行为,假如我们是一个完全体,独立体,我们有思考的权利和能力,我们便应该知道来龙去脉,而不是一味地信奉圣言。

理性主义者如何从悲剧中弹奏出悦耳的音符呢?